http://www.cvuevr.tw/

這個地方服裝廠工人工資全球最低!

        在埃塞俄比亞地方服裝廠的工人每月月薪僅 26 美元,成全球最低服裝廠工人收入國家!一份剛發布的報告稱,埃塞俄比亞服裝廠工人的工資還不到孟加拉國低收入工人95美元的一半。對于想以投資方式走出去的中國企業來說,海外人口紅利還剩多少,從工資成本就可見一斑。
 

        埃塞政府目標被批“不切實際”
        這份題為《埃塞俄比亞制造:服裝行業新前沿面臨的挑戰》的報告由紐約大學斯特恩商業與人權中心發布。研究人員在該國首都南部約有2.5萬工人的重要園區Hawassa內進行調研。
        報告指出,埃塞俄比亞政府為尋求非洲大陸領先的制造業中心地位,向國外投資者拋出大量勞動意愿。中國、印度和斯里蘭卡等國供應商在其主要園區已開設工廠,但其勞動力薪酬不到孟加拉國眾所周知的低收入的一半,根本無法保障工人的基本生活需求。員工正對酬勞與工作條件變得不滿,越來越多的人通過停止工作或辭職來抗議。

 
        報告顯示,這些工廠平均每12個月更換一輪所有工人,工人多為年輕女性,接受培訓較少,服裝廠運轉效率低下。而埃塞俄比亞政府希望該國服裝出口從現在的1.45億美元增加到每年300億美元。報告認為,除將低廉薪資的不可持續,該國服裝制造業還面臨原材料幾乎依賴進口所帶來的挑戰。基于上述現狀,政府的上述目標被批評“不切實際”。
據了解,擁有1.05億人口的埃塞俄比亞是非洲人口第二多的國家。而在非洲人口最多的國家肯尼亞,報告顯示服裝廠工人每月可賺207美元,中國服裝廠工人每月賺326美元。
 

        孟加拉國服裝工人罷工要求漲薪
        論全球服裝廠工人收入,埃塞俄比亞墊底,那么,稍好一些的孟加拉國作為全球第二大服裝出口國,又是怎樣的情形?
 

        1月9日,孟加拉國再度爆發產業工人大罷工,以尋求提高最低薪酬。據警察和工會方面透露,一名工人在抗議中死亡,另有包括警察在內的數十人受傷。
 

        去年9月,孟加拉國曾表示,2019年將服裝工人最低月薪上調至8000塔卡,約合95美元,但是此舉令行業不滿,產業工人希望將最低月薪上調至16000塔卡,約合191美元。
 

        目前,孟加拉國約有400萬制衣工人,盡管新的最低工資標準已經較此前上調51%,但仍難以達到該國人群年收入的1750美元。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服裝行業的出口占到孟加拉國總出口的逾八成。WTO數據顯示,2016年,孟加拉國服裝出口占了全球市場的6.3%。
 

        除快時尚品牌外,歐美零售巨頭沃爾瑪、梅西百貨、彭尼百貨、 西爾斯集團、意大利貝納通、西班牙Mango、英國/愛爾蘭Primark 、荷蘭C&A、法國的家樂福等都將孟加拉國作為重要的供應鏈市場。全球最大供應鏈服務商利豐有限公司也將孟加拉國和越南作為采購基地,其中孟加拉國的采購業務幾乎全是成衣。
 

        多個低成本采購國人力成本上漲
        孟加拉國工人的憤怒不無道理,要知道,亞洲地區很多拿著最低工資的工人們去年已經成功獲得了更高的基本工資。
 

  
        為了獲得服裝工人選民在2019年大選中的支持,柬埔寨總理洪森去年就宣布要將制鞋及成衣廠工人最低工資由153美元/月增至165美元/月,加上洪森要求額外增加的5美元,2019年最低工資確定為170美元/月,加薪幅度達11%。
 

        同樣在去年,緬甸全國最低工資委員會同意將工人的每日工資從目前的3600緬元(2.66美元)上調至4800緬元(合3.55美元),上漲幅度為33%。這是基于一個工作日8小時,每周工作6天,緬甸的服裝工人一個月賺取的最低工資為85美元得出的工資水平。
 

        雖然這次上漲看起來幅度很大,但比工人和工會要求的漲幅55%要低。工人和工會的要求是漲到5600元(每天4.14美元,每月99美元)。
 

        在其他低成本采購國,如毛里求斯、墨西哥和柬埔寨,工資也在不斷上漲,相應的勞動力成本也隨之攀升。泰國方面也在考慮將2018年的最低工資上調3%,相應的勞動力成本也將逐漸攀升。
 

        有調查收集了14個國家的服裝廠月薪資水平數據,排名從高到低依次為:土耳其、中國、泰國、印尼、馬來西亞、南非、肯尼亞、柬埔寨、越南、萊索托、老撾、孟加拉國、緬甸、埃塞俄比亞。
 

        可以看出,雖然很多亞洲、非洲國家的工人工資離中國工人的還有一定差距,但目前漲漲漲的勢頭持續下去,這些新興市場的人口紅利還能存在多久?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秒速时时彩在线